天擇集團-來自於人工智慧的恐懼,自我意識發展可能危害人類?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pinterest
Share on weibo

人工智慧成為新世代最重要的科技發展之一,結合醫學、神經科學、機器人學和統計學等,更被預測未來人工智慧發展將可以取代人類工作,且精準度與穩定度都更高,但人工智慧加入仿生學、認知心理學後,也有不少人對人工智慧是否會發展自我意識以及轉而危害人類存疑。其實先前,Google及Alphabet執行長皮查伊(Sundar Pichai)就提醒,人工智慧應該要受到法規監管。

機器學習跟統計學的關係是很緊密的,機器學習裡面的演算法大多都是從經典的統計方法而來。像是各種回歸(Logistics)方法或是決策樹(Decision Tree)模型。

統計學從1749年開始發展,當時是用來表徵信息。研究人員使用統計學來表征國家的經濟水平以及表徵用於軍事用途的物質資源。隨後統計學的用途擴充到數據的分析及其組織。

到了1940年當時人們在描述用機器模仿人類的思想,人工智慧的名詞就開始出現了。在1946年之後,機器學習作為AI的分支,開始興起了另一門學派,這個學派的目標在於使機器不用透過程式的編輯和明確的接線進行自我學習來對目標求最佳解。

既然機器學習和人工智慧的起源這麼早,那大家在害怕什麼呢?

我認為應該是人類的心理,對於機器學習出現一種類似恐怖谷的心裏陰影。

恐怖谷理論(另名詭異谷,英語:Uncanny Valley;日語:不気味の谷現象)是一個關於人類對機器人和非人類物體的感覺的假設。它在1970年由日本機器人專家森政弘提出,但「恐怖谷」一詞由恩斯特·詹池於1906年的論文《恐怖谷心理學》中提出,而他的觀點被佛洛伊德在1919年的論文《恐怖谷》中闡述,因而成為著名理論。

由於,許多人工智慧的情境,像是電影或者小說,時常以人的模樣出現,使得大家對人工智慧的想像是一種新人類的存在,把自我的人性套用至人工智慧身上,從「擬似人」變成「人」,甚至是「超越人」。然而這樣的誤用,讓多數人對機器學習產生恐怖谷的心理現象。人類的各種複雜的決定可能來自於慾望的衝動、對生命的渴望、對生存的需求、地位的維護、追求自我的實現等,我們將之複雜的意象,直接投射在人工智慧的物件上,因此對其過於相似的特性,而感到排斥與害怕。

電影《機械公敵》的時空背景中,智慧型機器人被人類廣泛使用,而這些機器人雖然都受到著名的「機器人三定律」限制,但最終都被智慧中央控制系統薇琪控制開始傷害人類,而薇琪正是人工智慧系統,但在電影中她已經產生自己的意識並對人類規則提出了新的見解,因而開始控制人類、傷害人類。

電影中的這一幕,看起來有點科幻,其實離我們並不遠。皮查伊就在《金融時報》上發表評論,他指出,過去AI投入產業所帶來的進步非常大,但就如同汽車的自動駕駛技術等,相關技術的開發與應用發展必須要有法規規範,輔助科技不要反噬人類生活,讓AI技術在潛在危害與社會發展之間取得平衡。

如果大家都認為人工智慧同時擁有「人類」和「工具」的特質時,這種理解方式常常被科幻作家寫成「被人類過度奴役的人工智慧」這種題材,透過人工智慧的反撲譴責和懲罰人類;另外,其存在也讓我們對物件、工具們的定義產生模糊,反思自身人類如何透過身邊隨意創造出來的物件們(槍、椅、車等),濫用之和過度滿足單一慾望,對人工智慧的恐懼其實某部分也是害怕面對自我人性濫用的一面。

※本文章屬於TNZE天擇集團所有嚴禁轉載※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eibo

相關內容

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