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人工智慧

天擇集團-營造安全科技化及人工智慧 快速找出路口事故熱區

勞動部職安署與臺北科技大學攜手發展人工智慧技術應用於營造安全危害自動辨識,特於17日邀請產、官、學界共同參與「人工智慧技術於營建安全管理之應用研討會」,展示職安署對於人工智慧計畫推動成果,並期望營造產業共同推動科技化安全管理。

職安署署長鄒子廉表示,人工智慧(Artificial Intelligence,簡稱AI)亦被稱為機器智慧,是現今各國所重視發展之新科技,目前人工智慧發展成果,已被廣泛應用在醫療、工業工程、生物科技及財經等領域,對於影像辨識及語言分析等方面已具顯著成果。

職安署表示,運用新科技取代傳統人力,可降低人為注意力不集中之缺失,為國際發展趨勢,基於營造職災多、風險高,推動人工智慧應用於營建施工安全,以防止人員發生墜落等災害,目前已發展鋼結構組配作業危害辨識模組,可透過施工現場的閉路監視系統(CCTV),自動辨識安全帽、安全帶、安全母索及安全網等施工安全設施,並進而開發出人工智慧辨識工具,用以辨識勞工之不安全環境,以有效降低勞工發生墜落職業災害。

人工智慧 快速找出路口事故熱區

交通部運輸研究所今天公布最新研發的技術,利用無人機結合人工智慧,快速找到路口易發生事故的熱區,明年將協助地方政府預先改善路口交通環境。

根據內政部警政署統計,今年1月至9月道路交通事故約26萬件,約有56.5%發生在路口。

運研所說,超過5成的車禍發生在路口,除了造成生命財產損失之外,也導致道路壅塞,過去道路主管機關只能在多次車禍發生後,才會注意到路口同一處常有事故的情形,未來藉由衝突分析軟體幫助,在車禍發生前就進行路口交通安全分析,並預先改善。

運研所新研發的技術就是將無人機空拍攝影結合人工智慧影像辨識,開發路口衝突分析軟體,例如,若事先發現路口經常發生右轉衝突,可進行右轉車道與轉彎半徑的調整。

運研所說,明年將與縣市政府合作,運用衝突分析軟體於路口交通安全改善,並擴大應用在其他危險情境,例如進入路口搶(闖)越黃(紅)燈及超速行為,提升路口的安全性。

運研所研發的這項技術,透過不同顏色代表不同危險程度,紅色是瀕臨危險、橘色是高危險衝突、黃色代表中危險衝突、綠色是低危險衝突,藉由路口衝突分析軟體,快速了解路口最容易出現事故的危險熱區,預先改善相關設施,避免可能發生的車禍。

運研所用這套無人機結合人工智慧技術,實地測試雲林縣一處路口時,發現左轉處是衝突熱區,經分析是左轉專用車道較狹窄,外側車輛易插入,會很容易發生事故。

※本文章屬於TNZE天擇集團所有嚴禁轉載※

分類
亞洲動態 市場分析

天擇集團-遊戲業將鹹魚大翻身!?

經歷了失落的10年的台灣遊戲產業,最近突然開始撥雲見霧,彷彿重拾活力。

最明顯的是3個前任股王:宇峻奧丁、鈊象與傳奇。

過去一年間的股價,鈊象漲了165%,重回睽違多年的遊戲股王寶座,傳奇網路漲了113%,連宇峻奧丁都在最近一個月漲了13%。

上述其中一家公司的高階主管,原先與《天下》侃侃而談幾家傳統遊戲商的「轉型」經過,但一聽到訪問要掛名,立即緊張起來,「誒!不要quote我啦!我們大老闆特別交代做這種類型的遊戲,絕對要低調、低調、再低調!」

過去以製作《晴空物語》、《聖境傳說》、《幻想神域》等浪漫風格角色扮演遊戲(RPG)聞名的傳奇網路,一沾到「這種類型」遊戲,一樣戒慎恐懼。

例如,8月底,傳奇投資1億與隆中網絡合資設立開發博弈遊戲的子公司,竟罕見的沒發新聞稿。

一位傳奇主管解釋,因為「滿多人想到博弈就⋯⋯」話說到這就停頓了,「我們會比較低調。」

台灣遊戲公司在個人電腦時代曾有過輝煌歲月,卻未跟上手機遊戲轉型大勢,以致研發實力凋零,被陸廠超越。業者近年一度嘗試在電子商務、第三方支付、VR等領域找尋轉型機會,但始終未有成績。

遊戲廠商隆中網絡(6542)由博弈遊戲大廠向上國際取得過半股權後,雙方後續展開業務合作,隆中董事長顧剛維表示,隆中過去以遊戲代理業務為主,現在開始積極轉型,改以自研自發為主要業務,旗下子公司銀河網路將推出全新休閒博弈類手遊,且將專攻歐洲、美國市場。

另外,隆中另一子公司維度資訊旗下遊戲也已調校完畢,期望未來可以靠著轉型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中殺出重圍。

隆中網絡去年第四季正式轉型為休閒博弈遊戲新兵,不過沒多久就碰到新冠肺炎疫情來攪局,導致營運受影響。旗下子公司維度資訊為隆中100%持股,主要業務為「區域網路博彩系統」(網咖系統、賓果室等),營運市場在美國;而銀河網路則為隆中與傳奇網路合資,由隆中持股六成,主要營運業務為向上國際旗下長青類的社交博弈遊戲《角子共玩》,自2017年上線以來,在博弈類遊戲中拿下排行榜前10名的成績。

隆中今年上半年每股稅後盈餘1.17元,營運較去年同期每股淨損0.45元明顯改善。疫情雖衝擊營運,卻也提供隆中得以站穩腳步的開發期,除了把原本的業務繼續挖深以外,也積極開發具有未來性的產品。

顧剛維表示,隆中過去以代理遊戲見長,但近年來該業務縮水嚴重,且市場挑戰日益激烈,代理遊戲不確定性與風險都高,因此決定轉向自研自發,以打造長青類的產品為主。

亞洲最大商用遊戲機廠轉攻博弈手遊,重登遊戲股王

沒想到,2019年遊走於法規灰色地帶的博弈遊戲,卻成為各廠商新出路。如今上市櫃遊戲公司市值介於15~200多億區間者,其中有二分之一都搶賺博弈財。

百家樂、水果盤、德州撲克、吃角子老虎機,成為各遊戲商積極搶進的新經濟,網站與手機app廣告攻佔公車巴士與有線電視廣告,象徵財富的金幣在螢幕上如瀑布噴發,叮咚作響。

轉型幅度最大的,應該是曾被譽為亞洲最大商用遊戲機台商——鈊象電子。

鈊象過去代工製造的都是龐然大物,包括打鼓機、模擬賽車、跳舞機、射擊機台或吃角子老虎機等,也就是人們在「湯姆熊」等遊樂場會玩的遊戲機台(俗稱街機)。

※本文章屬於TNZE天擇集團所有嚴禁轉載※

分類
人工智慧

天擇集團-中醫門診輔助系統即刻掌握健康,AI人工智慧癌症療法將啟動

全球最新AI人工智慧技術癌症治療設備

橫跨醫療、電子資通訊、科技、生技製藥、醫材,串聯大健康產業完整生態鏈的專業規模會展-台灣醫療科技展,12/3-12/6在南港展覽館一館開展,為迎接這個以特色醫療強項為核心的展覽,成立70餘年的瓦里安醫療系統公司,特地將位於L707號的展區,打造成逼真的外太空實境,如同進入宏大浩瀚的宇宙,十足吸睛。

將LINE與AI結合,大林慈濟醫院中醫部讓枯燥的等候看診時間變有趣!就醫民眾只需透過手機進入「中醫門診輔助系統」,就能快速鍵入疾病症狀並分析,即時掌握自己的中醫證型與衛教建議,醫師更能由智能AI輔助處方管理、精準追蹤治療效益,提供病人更妥善的照護。

大林慈濟醫院簡瑞騰副院長表示,中醫部與中正大學資工研究所歷經十五年研究,攜手研發出創新的「中醫門診輔助系統」,將老祖宗四、五千年的醫療智慧與現代科技結合,推陳出新,透過與大林慈濟LINE及HIS系統結合,提供醫師、病人更貼心與快速的就診體驗,讓中醫越來越接近標準化與科學化。

Ethos提供「精準個人化」放射治療

瓦里安總經理林巧婷表示,隨著全球醫學進展,癌症療法更加多元,Ethos落實癌症個人精準化放射治療,完整癌症治療最後一塊拼圖。Ethos運用多重設備影像(PET、MR、CT),並搭載AI人工智慧,讓放療操作變得更普及並且簡單便捷。目前瓦里安致力於推動個人化精準醫療,Ethos將投入臺灣醫療市場,讓癌症照護邁向新紀元。

中正大學資工研究所林迺衛教授表示,從94年開始合作,以人體體質與食物配方,發展出中醫養生系統,但仍未達到滿意的成果。如此摸索了數年後,開始以資訊工程化的方式,從中醫標準化「症狀」到標準化「證型」,發展出中醫的虛證及實證系列的辨證系統。同時用「模糊理論」及「多目標最佳化」,將資訊化的中醫建構了起來,運用人工智慧輔助醫師開立藥方,做出正確的診斷。

Ethos人工智慧治療將在台啟動 歡迎預約了解醫療新科技

林巧婷表示,對於全球醫療市場而言,Ethos是日前最新穎尖端的設備,2019年9月於丹麥首度啟用後,包含美國頂尖治癌醫院WashU等院,目前全球已有超過15台投入臨床治癌使用。依據歐美醫療院所使用經驗,眾多癌別均可使用,對下腹部腫瘤治療成效更佳。為讓臺灣醫界也能進一步認識Ethos,如何為癌症病患提供更新型的個人化精準醫療,瓦里安將在台灣醫療科技展中為本台儀器揭開神秘面紗,如有意了解Ethos的AI人工智慧、臨床運用或進一步合作,可於醫療展瓦里安展區接洽,歡迎民眾、醫護人員、醫療院所、大專院校學生及教授前來了解最新放射治療發展。

※本文章屬於TNZE天擇集團所有嚴禁轉載※

分類
人工智慧

天擇集團-可幫助人類發揮群體智慧:人工智能AI

經過調校的舊 AI 演算法表現可輕鬆勝過全新 AI 模型

AI 技術過去 10 年的最大進展歸功於如圖形處理器、電腦處理單元(CPU)和攝影機等硬體改進,促進複雜搜尋計畫、臉部辨識、攝影、語言翻譯和語音辨識的等比級數成長,並取得虛擬實境在更精彩視覺效果的突破性進展。當然,演算法改進也有幫助。

但麻省理工學院研究團隊卻表示,至少 AI 演算法某些改進虛假不實。例如,他們發現只要稍加調校長期建立的舊 AI 演算法,舊程序便能高效運作,甚至達到可與備受吹捧的「全新優化」程序並駕齊驅的程度。但在某些情況下,新 AI 模型的表現甚至還不如舊演算法。

一篇刊登在《科學》期刊並評估研究的文章,引用 2019 年某項對搜尋引擎使用資訊檢索演算法進行整合分析(Meta-Analysis)的研究結論,發現「評獲的高分實際上是在 2009 年(比 2019 年早 10 年)設定的」。2019 年另項研究複製了媒體串流服務採用的 7 種推薦系統。他們還發現,有 6 種演算法的表現甚至比幾年前開發且簡單的演算法還差,至少在早期技術經微調後的結果是如此,這更進一步揭露了「進步的假象」。

10 年來某些 AI 領域缺乏重大進展

Blalock 指出,用來比較演算法優劣的技術本身有不一致性,這使得某演算法優於另一種演算法的說法準確性有待商榷。根據某位 MIT 電腦科學家的說法指出,過去 10 年來,某些 AI 領域顯然缺乏重大進展,這很大程度得歸咎於無法適當比較與評估相互競爭的演算法。Blalock 博士研究生指導教授 John Guttag 表示:「古有明訓,如果無法評量某事,就很難讓事情變得更好。」

卡內基美隆大學( 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電腦科學家 Zico Kolter 推測,將自己的名字用在新演算法命名,遠比僅修補並調校已建立的較舊演算法會有更大的動機和社會回報。

Kolter 專門研究開發抵禦駭客所謂對抗攻擊(Adversarial Attack)的影像辨識模型。這類攻擊會採用經巧妙修改過的程式碼迴避系統安全防護機制。稱為投影梯度下降(Projected Gradient Descent,PGD)的早期方法,透過訓練 AI 系統區分真假範例碼來抵禦此類攻擊。這被認為是可靠的方法,但卻被更新、更好的協定取代。不過,Kolter 主導的研究員團隊發現,只要簡單調校舊 PGD 方法後,有效性與新方法相比幾乎沒有差別。

「很清楚的是,PGD 實際上就是最恰當不過的演算法,」Kolter 指出:「人們想尋求太過複雜的解決方案,一直都是顯而易見的人類通病。」

人類很早已認識到,群體合作集思廣益,其解決問題的成效可以大過個體各自智慧的總和。「群體智慧」早在古希臘就已得到公認,當年希臘哲人亞裏士多德就指出,眾多平凡之人如果齊心合力,所作的集體判斷往往比偉大的個人更為出色。

不需多想即知多人參與決策會有較出色的成果,但知易行難,任何行政主管都會告訴你,讓一個大團隊齊心合力共事並不容易。然而,最近人工智能(AI)的進步讓群體智慧的可操作性變得比較可行,從而得以讓人類工作會更有效率,更有能力解決緊迫的社會挑戰。

英國國家科技藝術基金會(NESTA)是英國一個資助和推動改善人類生活之創新和發明的公益機構。其群體智慧設計中心的負責人彼得‧巴克(Peter Baeck )說,「我們知道,人類工作的未來完全依賴相互合作解決問題,其中一個最顯然而明的機遇是利用人工智能,這可幫助人類面對共同挑戰時在通常相當紛亂的網絡中建立良好聯繫。」

※本文章屬於TNZE天擇集團所有嚴禁轉載※

分類
區塊鏈

天擇集團-數位貨幣能成真嗎?現金將被全面取代?

央行啟動數位貨幣實驗計畫,前提是要比電支、現金更好用

那麼台灣目前發展數位貨幣的進度呢?在今(19)日舉辦的「2020 區塊鏈應用法律高峰論壇」上,中央銀行業務局副局長謝鳳瑛表示,央行已經完成「批發型CBDC可行性技術研究」,從今年九月開始,已經展開為期2年的「通用型CBDC試驗計畫」。

央行的試驗計劃,仍維持現行的雙層式運作架構,由央行發行貨幣給銀行等中介機構,再透過銀行等提供貨幣給民間進行點對點(P2P)支付,避免金融風險產生後直接衝擊央行的可能風險。

美國:美元地位恐受威脅,研議數位美元發行計畫

美元從二次大戰以來,就成為國際間最重要的交易貨幣。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2019年第四季統計,美元占全球主要儲備貨幣交易比重60%,歐元20.5%,而人民幣僅2%。然而,隨著各國研擬發行自己的數位貨幣,當未來國際間的交易能跳過美元,擁有更快速便利的結算方式,美元的國際霸權地位將可能被撼動。

對此,美國也展開了數位美元的推行動作。在2020年4月,針對新冠肺炎疫情所推出的紓困方案,將數位美元納入草案的研議範圍。其初步構想是民眾可以在身為中央銀行的聯準會(FED)開立數位錢包帳戶,而FED無需經過實體銀行即可將新發行的數位美元匯入民眾帳戶,且每一筆消費紀錄皆可追蹤管理。惟該構想僅是採用集中式管理的中心化帳本,僅為單純的「債務註記」,與未來可全球流通的數位貨幣仍有一段距離。

LINE:現金終將被數位貨幣取代

在台灣擁有2100萬用戶的通訊軟體LINE,近年在金融科技領域著墨很深,在論壇上,針對數位貨幣議題,LINE區塊鏈金融平台總監李烘圭認為:「長遠來看,LINE認為現金終將被數位貨幣取代。」

為了加速區塊鏈業務進展,LINE從2017年開始,就成立LINE Blockchain Lab團隊來開發去中心化應用程式,也投入研究P2P分散式網路應用與加密技術。

LINE首次提出「LINE Token Economy(代幣經濟)」概念是在2018年的LINE Conference上,隨後推出面對全球市場的數位貨幣交易所BITBOX、發表區塊鏈網路LINK Chain和數位代幣LINK。

今年,也宣布推出區塊鏈服務開發者平台LINE Blockchain Developers,以及數位資產管理服務BITMAX Wallet,來加速LINE區塊鏈服務發展。

※本文章屬於TNZE天擇集團所有嚴禁轉載※

分類
人工智慧

天擇集團-來自於人工智慧的恐懼,自我意識發展可能危害人類?

人工智慧成為新世代最重要的科技發展之一,結合醫學、神經科學、機器人學和統計學等,更被預測未來人工智慧發展將可以取代人類工作,且精準度與穩定度都更高,但人工智慧加入仿生學、認知心理學後,也有不少人對人工智慧是否會發展自我意識以及轉而危害人類存疑。其實先前,Google及Alphabet執行長皮查伊(Sundar Pichai)就提醒,人工智慧應該要受到法規監管。

機器學習跟統計學的關係是很緊密的,機器學習裡面的演算法大多都是從經典的統計方法而來。像是各種回歸(Logistics)方法或是決策樹(Decision Tree)模型。

統計學從1749年開始發展,當時是用來表徵信息。研究人員使用統計學來表征國家的經濟水平以及表徵用於軍事用途的物質資源。隨後統計學的用途擴充到數據的分析及其組織。

到了1940年當時人們在描述用機器模仿人類的思想,人工智慧的名詞就開始出現了。在1946年之後,機器學習作為AI的分支,開始興起了另一門學派,這個學派的目標在於使機器不用透過程式的編輯和明確的接線進行自我學習來對目標求最佳解。

既然機器學習和人工智慧的起源這麼早,那大家在害怕什麼呢?

我認為應該是人類的心理,對於機器學習出現一種類似恐怖谷的心裏陰影。

恐怖谷理論(另名詭異谷,英語:Uncanny Valley;日語:不気味の谷現象)是一個關於人類對機器人和非人類物體的感覺的假設。它在1970年由日本機器人專家森政弘提出,但「恐怖谷」一詞由恩斯特·詹池於1906年的論文《恐怖谷心理學》中提出,而他的觀點被佛洛伊德在1919年的論文《恐怖谷》中闡述,因而成為著名理論。

由於,許多人工智慧的情境,像是電影或者小說,時常以人的模樣出現,使得大家對人工智慧的想像是一種新人類的存在,把自我的人性套用至人工智慧身上,從「擬似人」變成「人」,甚至是「超越人」。然而這樣的誤用,讓多數人對機器學習產生恐怖谷的心理現象。人類的各種複雜的決定可能來自於慾望的衝動、對生命的渴望、對生存的需求、地位的維護、追求自我的實現等,我們將之複雜的意象,直接投射在人工智慧的物件上,因此對其過於相似的特性,而感到排斥與害怕。

電影《機械公敵》的時空背景中,智慧型機器人被人類廣泛使用,而這些機器人雖然都受到著名的「機器人三定律」限制,但最終都被智慧中央控制系統薇琪控制開始傷害人類,而薇琪正是人工智慧系統,但在電影中她已經產生自己的意識並對人類規則提出了新的見解,因而開始控制人類、傷害人類。

電影中的這一幕,看起來有點科幻,其實離我們並不遠。皮查伊就在《金融時報》上發表評論,他指出,過去AI投入產業所帶來的進步非常大,但就如同汽車的自動駕駛技術等,相關技術的開發與應用發展必須要有法規規範,輔助科技不要反噬人類生活,讓AI技術在潛在危害與社會發展之間取得平衡。

如果大家都認為人工智慧同時擁有「人類」和「工具」的特質時,這種理解方式常常被科幻作家寫成「被人類過度奴役的人工智慧」這種題材,透過人工智慧的反撲譴責和懲罰人類;另外,其存在也讓我們對物件、工具們的定義產生模糊,反思自身人類如何透過身邊隨意創造出來的物件們(槍、椅、車等),濫用之和過度滿足單一慾望,對人工智慧的恐懼其實某部分也是害怕面對自我人性濫用的一面。

※本文章屬於TNZE天擇集團所有嚴禁轉載※

分類
人工智慧

天擇集團-美國AI的秘密武器及人工智慧隔離箱

人工智慧一詞在一九五五年被創造出來時,人類持續尋求增強大腦的方法已有數千年了。從中世紀機器人到人造神經網路,本書重點介紹了從西元前一千三百年到二○一八年間,人工智慧發展史上新奇和重要的實際觀念。不論是早期的自動機械,還是人工智慧程式失控對人類造成的威脅,針對人工智慧這個現今最熱門、最引人注目的科學議題,本書不僅討論科學和技術,也關注道德議題,圖文並茂地闡述了我們如何打造這種壯大自己、甚而超越人類的智慧形式。

美國《紐約時報》一篇以《美國人工智慧(AI)的秘密武器:中國人才》的報導指出,美國總統川普正限制中國大陸接觸美國先進研究,此舉在頂尖AI領域引發眾多企業和科學家擔憂,因為美國的大量突破性進展都來自大陸人的大腦。

美國保爾森研究所旗下智庫MacroPolo的新研究估計,享有盛譽的AI大會(神經信息處理系統進展大會)去年推廣的論文中,受過中國教育的研究者貢獻近1/3,比例超過任何其他國家。但其中大多數人居住在美國並為美國企業和高校工作。

研究顯示,大陸人才正幫助美國主導AI這個極具戰略意義的領域。如今他們擔心這種學生和專用人才流動行將結束。「犧牲國際學生無異於殺死下金蛋的鵝」,近來從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畢業的中國工程師麗莎·李說,「這終將摧毀美國的未來競爭力。」中國正大力吸引AI人才為本土企業和機構工作。美國警惕地注意到中國的科技雄心,但上述研究聯合作者希恩認為,廣泛阻截大陸人才的行為將破壞

美國在AI領域的領先地位,「這些是頂尖的中國人才,他們選擇為美國研究實驗室工作、教美國學生並幫助打造美企。若美國不再歡迎他們,北京將張開雙臂。」

有些科學家擔憂,一旦人工智慧變得夠聰明,這些智慧體可能會不斷地自我提升,進而對人類構成威脅。人工智慧成長失控的現象有時被稱為科技奇點(technological singularity)。當然,若存在這樣的人工智慧對人類來說可能極有價值,但其潛在風險也使研究人員開始思考如何構建人工智慧隔離箱(AI box),可在必要時限制或隔離此類智慧體。例如,此類智慧體會有硬體設備負責執行軟體程式,若使這些硬體無法連接到包括網際網路在內的任何通訊管道,也許就可充當虛擬監獄。或是將該軟體放在虛擬機器內的另一虛擬機器軟體上執行,以增加重重隔離。當然,完全的隔離一點意義也沒有,將妨礙我們從超級智能中學習新知,也會妨礙我們的觀測。

但是,如果超級人工智慧夠先進, 它會不會還是能透過不尋常的方式與外界或與負責守衛的各種人員聯繫(例如利用處理器冷卻風扇的速度變化產生摩斯密碼傳達訊息,或者使自己身價非凡,以至於可能有人想盜出隔離箱)? 也許這樣的智慧體極擅長動搖人心,懂得賄賂把守人員,誘使他們允許它與其他設備進行更多通訊或回覆。「賄賂」今日看來荒謬,但我們難以預料人工智慧將拿出什麼好東西,治療疾病、奇妙的發明、令人著迷的旋律,以及為人帶來旖旎浪漫、冒險刺激或溫馨幸福的多媒體視覺影像,統統都有可能。

※本文章屬於TNZE天擇集團所有嚴禁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