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人工智慧 區塊鏈

區塊鏈的本質及人工智能區塊鏈技術

許多專案號稱用區塊鏈,但我詳細看了之後,覺得他們根本就沒有必要使用區塊鏈,通常只是為了引人注意而生搬硬套區塊鏈。我覺得我有必要用一篇短文簡單明瞭地把區塊鏈應用的幾個重點講清楚,提升普通人的常識,減少被唬弄的機率。

我把區塊鏈簡單分為三層:應用層、邏輯層、實現層。這篇文章的目的是讓一般人有能力去判斷區塊鏈應用是否合理,所以我只說明邏輯層的重點,而不涉及實現層。

當一件事情的參與者,彼此互不信任,也不存在可信任的中介機構時,他們之間因為業務往來產生的資料(可以稱為交易紀錄),就不能光由其中一個參與者紀錄,而是要大家都紀錄「完整」的所有交易紀錄。區塊鏈的術語將「所有的交易紀錄」稱為「帳本」(ledger),將每個紀錄帳本的參與者稱為「節點」。

帳本就像一個真正的本子,一頁一頁的,這一頁寫滿就翻到下一頁繼續寫。每一頁都寫著頁碼,以及上一頁的「數位指紋」。區塊鏈的術語將每一頁稱為一個區塊(block)。

一個人對應到一個獨特的指紋,這個指紋可以代表這個人。同樣地,一頁帳本資料(也就是一個區塊)也對應到一個獨特的「數位指紋」,這個數位指紋代表這個區塊。數位指紋是某資料經過某種密碼學算法計算的結果。

區塊鏈帳本是一個一個的區塊所組成,每個區塊內需要紀錄區塊編號(頁碼)、前一區塊的數位指紋、一筆一筆的交易資料、以及其他資訊。這就是區塊鏈名稱的由來:由區塊形成的鏈條,每個區塊紀錄前一個區塊的數位指紋。

帳本每個人都有一份,加上密碼學的保護,你很難去竄改所有人的帳本。帳本複製到每個人的電腦存儲上,加上這一整套邏輯的程式又開放原始碼,機制公開透明。這一切都是為了「信任」:通過一個巧妙的設計,讓彼此不信任的人可以在一起完成可以信任的交易。

以上就是你目前需要知道關於區塊鏈的常識。

人工智能區塊鏈技術

11月初,Rikkeisoft注資Oraichain有限公司,以換取該公司10%的股份,金額未披露。該比例與分配給Oraichain團隊成員的股份相對應,並將遵循相同的行權兌現時間。

為彰顯其長期合作的承諾,Rikkeisoft董事長Ta Son Tung將加入Oraichain董事會,在銷售策略上提供建議,並幫助Oraichain利用日本和美國的人工智能和區塊鏈合作資源。同時加入Oraichain董事會的還有Rikkeisoft首席執行官Phan The Dung,將負責監督Oraichain財務狀況、尋找戰略合作伙伴。

Oraichain將在年底前新增13位開發人員參與項目開發。2021年是Oraichain的關鍵一年,預計還將有10名開發人員加入公司,以進一步加快開發進程。

Rikkeisoft人工智能部門將在Oraichain人工智能平台上開發人工智能API。例如:語音轉文本、文本轉語音、光學字符識別(OCR)等。Rikkeisoft人工智能部門還將為開發者舉辦人工智能競賽,以促進Oraichain人工智能平台的發展,並幫助建立一個真正有競爭力的人工智能API生態系統。Rikkeisoft日本辦事處將幫助Oraichain探索與日本各地人工智能和區塊鏈公司合作的機會。

據報告顯示,截至2024年,全球區塊鏈市場規模預計將以29%的年復合增長率(CAGR)增長至80.7149億美元,人工智能服務需求預計。Oraichain旨在開發產品和服務,以充分釋放人工智能和區塊鏈潛力。

※本文章屬於TNZE天擇集團所有嚴禁轉載※

分類
人工智慧

天擇集團-日本這家公司用比特幣付薪水,如何讓員工認識虛擬貨幣?

虛擬貨幣的應用越來越多元,除了許多商家已經開始接受比特幣付款,甚至日本網路公司GMO網路集團也在本月宣布,從明年開始將開放員工選擇接收比特幣薪水,「這是了解虛擬貨幣的第一步。」GMO發言人說。

幣科技(CoolBitX)創辦人歐仕邁指出,加密貨幣產業還有幾個核心問題需要被解決,包括資安、信心、與良好使用者經驗,目前庫幣研發的「Sygna Bridge」系統已獲認可,預計四年內有望成為虛擬貨幣界的「SWIFT」系統,確保交易安全。

歐仕邁今天出席源鉑資本2019年秋冬策略展望會時指出,過去金融市場秩序,都是建立在完整的法規下,投資受到保障,投資人才會有信心把資金投入產業,但過去虛擬貨幣交易所,如果發生什麼問題,民眾難有方法取得保障,最近聯合國的旗下國際防制洗錢金融行動工作組織(FATF),有意讓全球金融法規達到一致標準,對業者而言,不管是股市業者、銀行業者、或是虛擬貨幣交易業者,都要合規合法。

而庫幣科技推出的「Sygna」符合 FATF所公布的針對加密貨幣產業的正式建議,在進行虛擬貨幣轉帳時,要跟交易對象,互換最終受益人的資料,這當中技術有些挑戰,包括要能夠提供全球虛擬資產服務供應商(VASP),快速安全交換合規資料訊息。

歐仕邁說,目前「Sygna」已獲亞洲十家指標性加密貨幣交易所共同簽署合作意向書(MOU),包括台灣、日本、韓國等知名交易所。預計明年可成為亞洲加密貨幣合規解決方案領頭羊,並期望四年內可成為全球加密貨幣產業的交易結清平台。

進軍虛擬貨幣,還要打造「新世代礦場」

事實上,GMO網路集團從今年五月開始就積極投入比特幣交易業務,目前旗下擁有交易平台「GMO Coin」,開放用戶在手機與電腦上進行虛擬貨幣交易。

目前,GMO Coin交易包括比特幣、比特幣現金、以太幣、萊特幣等虛擬貨幣種類,也計畫在2018上半年開啟「比特幣挖礦(Bitcoin mining)」業務,打算在北歐經營一個利用風力、地熱、水力等再生能源、半導體晶片技術驅動的「新世代比特幣礦場」,聲稱可以用更低的耗能、更高端的技術提升挖礦效率。

實際使用,才能提高理解

總部位於日本東京的網路公司「GMO網路集團(GMO Internet Group)」,主要經營線上廣告、金融理財業務,今年五月也開始進軍虛擬貨幣領域,目前旗下擁有一個比特幣交易平台「GMO Coin」。

「如果員工想要,可以開始用比特幣接收薪水。」GMO網路集團本月宣布從明年二月開始,將開始用比特幣支付日本員工部分薪水。比特幣支付薪水的比例可以從最少一萬日圓,到最多10萬日圓(約2.7萬新台幣)。「 我們希望透過實際使用虛擬貨幣,來提高對虛擬貨幣的理解程度。 」GMO發言人談到,加密貨幣將演變成未來「新全球性貨幣」,是GMO集團所相信的未來,因此從內部員工開始推廣比特幣使用將是重要的一步。

員工仍可以選擇接收日圓薪資,但GMO為了鼓勵員工接觸虛擬貨幣,會向選擇比特幣薪水的員工額外提供10%的薪資獎勵。目前,4千名日本GMO的員工都擁有這項選擇權。

※本文章屬於TNZE天擇集團所有嚴禁轉載※

分類
人工智慧

天擇集團-來自於人工智慧的恐懼,自我意識發展可能危害人類?

人工智慧成為新世代最重要的科技發展之一,結合醫學、神經科學、機器人學和統計學等,更被預測未來人工智慧發展將可以取代人類工作,且精準度與穩定度都更高,但人工智慧加入仿生學、認知心理學後,也有不少人對人工智慧是否會發展自我意識以及轉而危害人類存疑。其實先前,Google及Alphabet執行長皮查伊(Sundar Pichai)就提醒,人工智慧應該要受到法規監管。

機器學習跟統計學的關係是很緊密的,機器學習裡面的演算法大多都是從經典的統計方法而來。像是各種回歸(Logistics)方法或是決策樹(Decision Tree)模型。

統計學從1749年開始發展,當時是用來表徵信息。研究人員使用統計學來表征國家的經濟水平以及表徵用於軍事用途的物質資源。隨後統計學的用途擴充到數據的分析及其組織。

到了1940年當時人們在描述用機器模仿人類的思想,人工智慧的名詞就開始出現了。在1946年之後,機器學習作為AI的分支,開始興起了另一門學派,這個學派的目標在於使機器不用透過程式的編輯和明確的接線進行自我學習來對目標求最佳解。

既然機器學習和人工智慧的起源這麼早,那大家在害怕什麼呢?

我認為應該是人類的心理,對於機器學習出現一種類似恐怖谷的心裏陰影。

恐怖谷理論(另名詭異谷,英語:Uncanny Valley;日語:不気味の谷現象)是一個關於人類對機器人和非人類物體的感覺的假設。它在1970年由日本機器人專家森政弘提出,但「恐怖谷」一詞由恩斯特·詹池於1906年的論文《恐怖谷心理學》中提出,而他的觀點被佛洛伊德在1919年的論文《恐怖谷》中闡述,因而成為著名理論。

由於,許多人工智慧的情境,像是電影或者小說,時常以人的模樣出現,使得大家對人工智慧的想像是一種新人類的存在,把自我的人性套用至人工智慧身上,從「擬似人」變成「人」,甚至是「超越人」。然而這樣的誤用,讓多數人對機器學習產生恐怖谷的心理現象。人類的各種複雜的決定可能來自於慾望的衝動、對生命的渴望、對生存的需求、地位的維護、追求自我的實現等,我們將之複雜的意象,直接投射在人工智慧的物件上,因此對其過於相似的特性,而感到排斥與害怕。

電影《機械公敵》的時空背景中,智慧型機器人被人類廣泛使用,而這些機器人雖然都受到著名的「機器人三定律」限制,但最終都被智慧中央控制系統薇琪控制開始傷害人類,而薇琪正是人工智慧系統,但在電影中她已經產生自己的意識並對人類規則提出了新的見解,因而開始控制人類、傷害人類。

電影中的這一幕,看起來有點科幻,其實離我們並不遠。皮查伊就在《金融時報》上發表評論,他指出,過去AI投入產業所帶來的進步非常大,但就如同汽車的自動駕駛技術等,相關技術的開發與應用發展必須要有法規規範,輔助科技不要反噬人類生活,讓AI技術在潛在危害與社會發展之間取得平衡。

如果大家都認為人工智慧同時擁有「人類」和「工具」的特質時,這種理解方式常常被科幻作家寫成「被人類過度奴役的人工智慧」這種題材,透過人工智慧的反撲譴責和懲罰人類;另外,其存在也讓我們對物件、工具們的定義產生模糊,反思自身人類如何透過身邊隨意創造出來的物件們(槍、椅、車等),濫用之和過度滿足單一慾望,對人工智慧的恐懼其實某部分也是害怕面對自我人性濫用的一面。

※本文章屬於TNZE天擇集團所有嚴禁轉載※